文字-备案-网站制作声明

版权所有: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出版社

京ICP备05059561号       中企动力 北京:网站建设

底部导航-文字维护-二维码

左侧关于我们-文字维护-地址

介休冀氏原籍山西临晋县(今临猗县),北宋年间迁入介休县邬城村,逐渐成为“支派分出,丁口益众,梓里相逢,每难识别,兼以宦游远省者有人,服贾他乡者有人,又迁广平、迁湖北、迁陕西、迁北口” 的富商官宦大家族。其中,一支迁介休北辛武村,这里叙述的冀氏,只是北辛武村的冀氏。

一、冀氏家族的兴起

十七世冀国定,是冀氏的七世单传,经营的金融业、商业规模相当可观。道光初年,冀氏在湖北樊城、襄阳及平遥等地设有字号70多个,以当铺为主,兼营布匹、杂货、油坊等生意。冀氏之所以以经营当铺为主,和介休人多出外经营当铺之习惯是一脉相承的。其中,资本在5万两以上的有钟盛、增盛、世盛、恒盛、永盛5家当铺和平遥的谦盛亨布庄,总资产达300万两,尚知节俭。有对联云:处世无才惟守拙,容身有地不求宽。

冀国定年四十,尚无一子,因而继娶四房马氏,才为国定陆续生下以公、以廉、以中、以和、以正五个儿子,从此香火延续有了指望,国定也尽力办善事。清嘉庆十年(1805年),介休县遭灾,国定“发票济贫”。“道光初输万金,大修贡院士林”,成为地方施善名人,收入《山西通志》人物传。

二、冀氏之“五信堂”

大约在咸丰六七年间,马太夫人曾为五个儿子分家各立门户,从此冀家有“五信堂”之称。冀氏所经营的商业,除平遥谦盛亨布庄(后改为票号)归五堂共有外,其余均分给各门,加上他们在分家后又新设的商号,各门的情况如下。

以公(悦信堂):析产分到增盛、广盛当铺,之后在直隶大名府又设当铺、颜料庄数家,在介休张兰镇设悦盛昌、悦来号钱庄,又在湖北通过当铺放账兼并了部分土地。

以廉(笃信堂):析产分到钟盛、益盛当铺,后在介休张兰镇又设谦盛晋钱庄、平遥县宝兴成绸缎庄。

以中(立信堂):析产分到恒盛、文盛当铺,后在介休张兰镇又设恒盛茂商号。

以和(敦信堂):析产分到永盛、星盛当铺,后在湖北樊城又设鼎顺、永顺二当铺,在北京设仁盛当铺,在库伦(乌兰巴托)、喇嘛庙和张家口等地设恒顺发等皮毛商号,又在介休万户堡购买土地二顷多,在洪山购买水地一顷多。

以正(有容堂):因同马太夫人在一起,析产只分到世盛当铺,另有现银10万两,后在祁县设天聚和茶庄。以正是秀才,据说为考举方便,在平遥设其德昌票号(兼营布匹),在太原设其昌水绸缎庄,在晋祠设其世昌、其昌泰杂货庄,号称“四杆旗(其)”,并在晋祠购稻田四顷。

“五信堂”除在外地购买土地外,在原籍本村共有土地30多顷,占全村土地的三分之一。光绪初年,以廉、以中各以银30万两建大宅院,以正用银10余万两购北辛武村破产财主“阎百万”房舍,以和用银10多万两新建房舍和花园,只有以正留住原宅。冀氏房室装修富丽堂皇,十分讲究,又在北辛武村开设杂货、肉、药、当铺,以方便其生活需要。

三、冀氏女强人——马太夫人

冀国定去世后,因“诸子未更事”,内外事务皆由马太夫人经营。她“不出户庭,而大辔在手,综理精密”,丝毫不比国定逊色,据说平遥县开标利,如马太夫人不到,就开不了,因为不知她是放还是收。其经营才干由此可见。马氏主持家政达十几年,是山西商人家族中,唯一的主持家政的女性。据《冀母马太夫人七十寿序》载:“大夫人为诰赠资政大夫——斋冀公之继室,母家簪缨世胄,夙娴诗礼,赠公自祖父以上单传者七世,家称富有,而苦于襄助无人,自太夫人来归,乃准母家仪式相之,以立家规。赠公资业半在荆楚,又有在京师畿辅山左者,往来照料,井井有条,而家政则一委之太夫人。赠公自奉俭约,两岁恒杂粗粝。大夫人曰:此惜福之道也。然自奉宜薄,待人不厌其厚。即擅素封之名义,所当为不宜居人后。赠公深以为然,故指国赠舟之事,不一而足。会垣修贡院,首捐万金。族戚邻里之待以举火者,无虑数十百家,皆太夫人赠助成之。赠公既逝,太夫人以诸子未更,内外山诸事悉自经理。南北贸易经商字号凡数十处,伙归呈单薄稍有罅漏,即为指出,无不咋舌骇服。不出户庭,而大辔在手,综理精密,不减赠公在时。又待伙极厚,故人皆乐为尽力……太夫人男子五,有己出,有庶出,抚之如一,教之如一。诸子虽得高爵,而躬躬修敕不敢以裘马耀乡间。供客极丰腆,而家中两餐仍俭素。日:惜福则福自长也。故诸子生富家而能饱粗粝。”

四、冀氏家族的衰落

冀氏的衰落其实从咸丰年间就开始了,由于种种打击,资产损失,至同治元年(1862年),“较之以前,家资不及原先的三成。其原因是:第一,冀氏以经营当铺为主,且多在荆楚。太平军起义与清军激战,“全楚被兵,商号之遭兵燹十余家,资已去大半”。第二,清政府为镇压太平军筹措军饷,勒令山西绅商捐输,“接连六七次,计前后捐输凡数十万金”。第三,第二次鸦片战争,英法联军侵入山东、直隶,冀氏设在京师的“海淀字号被焚掠者四,山左、直隶诸字号资本亦多,亦大半被焚抢”。

至光绪末年,冀氏家族只留下十九世的惟清和二十世的一个女子(惟聪女儿),人称“马奶子”。咸丰末年至光绪末年,总共也就只有40多年。庚子事变后遭致破产的打击,京、津字号被焚抢和平遥、张兰等银钱业的倒账损失达150万两,因而光绪三十年开始各地票号一个个倒闭。冀氏字号同其他家族字号一样,都是实行无限责任制,字号倒闭所有债权资本家负有清偿责任,如果资本家无力清偿,那就要实行破产还债。这就是冀氏的必然结局。清末民初,惟清和马奶子二人代表“五信堂”,公告各债权人:“庚子年后,民家生意,四处损失,无法清理。协同债权,邀请张兰贾退安先生破产还债,以清各处之财源,止利归本,分期归还。”至此仅历三世的介休冀氏家族正式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