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备案-网站制作声明

版权所有: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出版社

京ICP备05059561号       中企动力 北京:网站建设

底部导航-文字维护-二维码

左侧关于我们-文字维护-地址

苏州的全晋会馆,同山西省内的王家大院、乔家大院等文物景点一样,曾经是山西商人的自豪和骄傲。据说,全晋会馆每遇皇帝诞辰之期、国家大庆之日,均举行隆重庆典;每年农历正月半,都要用整牛、整猪、整羊“三牲”举行祭祀仪式,鸣钟击鼓,极为隆重。庆典或祭祀后,还有盛大的演戏酬神活动。每当经商者生意兴隆,财源丰厚时,也要举办庆贺娱乐活动。中路的古戏台便是当时的演出场地,也是会馆古建筑群的精髓所在。戏台坐南向北,台面高出地面约2.7米,边宽约6.5米,围有“吴王靠”,形成36平方米左右的正方形。台顶覆盖黑色筒瓦,龙吻脊,飞檐翘角,俊秀柔美。檐口额枋缀饰浮雕,上有双凤对翔、二龙戏珠;金狮倒垂台柱,蝙蝠静伏裙壁。拾级登台,可见上方红底镶黑的鸡罩形藻井,内壁榫卯连接、排列有序的18324只黑色浅雕蝙蝠与18306朵金黄色圆雕云头相依相绕,盘旋向上18条圈,汇集在顶端中央铜镜上。如此独特的造型、结构,使静态的镂雕艺术产生动态的生命活力;它与四方形的台面上下对照呼应,构成天圆地方、天动地静的意境,寓意方中含圆、静中蕴动、阴阳平衡、对立统一的宇宙哲理。藻井还有将数百只浅雕蝙蝠与数百朵圆雕云头镶嵌在由数百块黑色小木板拼合成的底板上,形成由一千多块凹凸不平、排列有序的小木板组成的藻井壁。当台上发出的声波聚拢在藻井中时,就由这一千多块小木板将声波反弹折射到露天剧场的各个方位,产生余音绕梁的音响效果。1986年深秋,日本艺术学部剧场史专家松原刚教授访问中国时专门前来考察。他审视和琢磨戏台的每一处结构和造型,不禁惊叹这藻井的精美及独特的音响效果,由衷地钦佩建造者的智慧和匠心独运。

古戏台的后部是供演员化妆候场的后台。两旁与之连接的是长达21米的包厢式东西观剧庑廊,称为耳楼或厢座。庑廊上下两层,楼层女宾席为晋商女眷观戏专座。与戏台南北相望的是巍峨的大殿。原会馆大殿称为“关公殿”,内置关公像。神像前设朱红长方形供桌,平时以瓷制水果为供品;每年农历九月十三关公诞辰及五月十三关公忌日,均邀堂名班社演戏酬神。原“关公殿”已于1976年因占用单位不慎失火毁于一旦。现歇山顶大殿是1986年从谢衙前灵鹫寺移建的。殿前构筑花岗岩露台,作为观戏主宾席。戏台、庑廊和大殿合围成一个封闭性的一千多平方米面积的庭院。庭院是中国传统建筑在平面布局上的基本特点,此处独具建筑艺术美感的庭院变成可三面观戏的露天剧场。

美国马萨诸塞州青年乐团的94名演奏员曾在这里弹唱了中国歌曲《卖报歌》,称是来中国后演出感觉最良好的一场。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和莫尼克公主曾在这里观看昆剧、苏剧、评弹。由于包厢与戏台之间有着科学的空间处理,观众可随意选择座位,视线均不会被包厢或戏台的柱子所遮挡。戏台又是三面向伸出型,观众能多方位欣赏演员的表演,将其一招一式尽收眼底;加之藻井的扩音效果,能使演员的自然音质清晰地传递到剧场的每一个角落。当年修复时,建筑大使贝聿铭和中国著名园林学者陈从周先生前来参观,贝先生认为这一戏台建造得恰到好处,必定出于高手,特请陈先生代笔题词:“三十年前游兹馆,今见重修,老眼为之一明,可喜可颂。”

关于唱堂戏的价格,李绿园的《歧路灯》第十八回里有这么一段,描写的是乾隆末期开封的情况。戏文中唱道:“贤弟一发差了。我们要看戏时,叫上一班子戏,不过费上十几千钱,赏与他们三四个下色席面,点上几十支油烛,不但我们看,连家里丫头养娘,都看个不耐烦。若是饭铺子里,有什么趣处?”这里的“十几千钱是唱堂会的订金,到时得另有赏钱,加上席面钱,得要十两左右的银子。